首页 > 资讯 > 名家杂谈

张国斌:华为最大的危机是什么?

字号: T | T
2014-07-01  来源:张国斌   浏览次数: 3042
[摘要]一直低调的华为从去年开始逐渐高调,尤其是最近任正非老爷子破天荒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,让各家媒体对华为进行了种种解读,有赞

     一直低调的华为从去年开始逐渐高调,尤其是最近任正非老爷子破天荒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,让各家媒体对华为进行了种种解读,有赞扬的,有海扁的,有猜测的,有质疑的。我一直有个疑问,一直强调低调的任老爷子为什么会这样?作为一个具备超级战略眼光的领军人,他想通过媒体传达什么?在学习了他最近一两年的讲话后,我发现,其实任老爷子想通过媒体传达他的一个忧虑,这个忧虑是关于华为的最大危机,也会影响华为未来的发展。

华为最大的危机是什么?

这个观点其实从一些讲话中可以看出来,例如
1、《任正非:乌龟精神》2014年年初
“华为也就是一个“宝马”(大公司代名词),在瞬息万变,不断涌现颠覆性创新的信息社会中,华为能不能继续生存下来?不管你怎么想,这是一个摆在你面前的问题。”

2、《任正非:企业业务座谈会上的讲话 》2014年年初

“我并不指望企业业务迅猛地发展,你们提口号要超谁超谁,我不感兴趣。我觉得谁也不需要超,就是要超过自己的肚皮,一定要吃饱,你现在肚皮都没有吃饱,你怎么超越别人。我认为企业业务不需要追求立刻做大做强,还是要做扎实,赚到钱,谁活到最后,谁活得最好。”

还有:“在行业市场里面,我们要保持合理的利润水平,不能破坏行业价值。。。。。所以你要把价格卖贵一点,为什么卖那么便宜呢?你把东西卖这么便宜是在捣乱这个世界,是在破坏市场规则。西方公司也要活下来啊,你以为摧毁了西方公司你就安全了?我们把这个价格提高了,那么世界说,华为做了很多买卖,对我们价格没有威胁,就允许他活下来吧。”

3、《任正非:坚持主航道的针尖战略》2014年4月16日

“历史上多少大公司是在非常成功之后走向大衰弱。。。我们在追赶的时候是容易的,但在领队的时候不容易,因为不知道路在哪儿。。。。我们会怎么失败,华为会怎么垮掉?现在你们也是高处不胜寒。无线走到这一步了,下一步要怎么走。到底我们将来技术思想是什么?技术路线是什么?我们假设这个世界是什么?我们假设对了,我们就正确了可能也就成功了。我们假设错了,那我们可能就会进入类似北电、MOTO一样的衰退。”

4、《任正非:华为人为何还要艰苦奋斗?》2014年6月16日,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。
“首先,外界都说华为公司是危机管理,就是我刚才所讲的,这是假设,不是危机意识。诚惶诚恐不可能成功。思想家的作用就是假设,只有有正确的假设,才有正确的思想;只有有正确的思想,才有正确的方向;只有有正确的方向,才有正确的理论;只有有正确的理论,才有正确的战略……。
我们公司前段时间挺骄傲的,大家以为我们是处在行业领先位置。但是他们用了半年时间做了战略沙盘,才发现我们在全世界市场的重大机会点我们占不到10%,弟兄们的优越感就没有了。知道如何努力了。不是危机意识,这就是是假设,假设未来的方向。”

5、《任正非:进攻是最好的防御》2013年11月
“不舍得拿出地盘来的人不是战略家,你们要去看看《南征北战》这部电影,不要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,我们要的是整个世界。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的,什么叫潇洒走一回?光荣去走进美国。”

从这些字里行间,可以看出,任正非最大的忧虑是华为成为通信第一后的发展问题,以前可以有个学习的老大,现在自己当老大了,路该怎么走?以前可以跟老大拼成本,现在要拼什么?这种茫然和惶恐可能是他内心最焦虑的,而且,看华为的财报,从07年到13年,其运营利润率一直低于20%。要知道思科都是高于这个水平的。

这是华为历年来的运营利润率数据(来源:互联网以及华为年报)

华为历年来的运营利润率数据


从这个表上可以看出,华为的运营利润率在2013年止跌回升,有了较大的提高,但实际上,思科也增了很多,所以这个增上的共有的,从绝对数值看,思科的运营利润率是华为的近两倍。

 

运营利润率( Operating Profit Ratio)是指企业的营业利润与营业收入的比率。它是衡量企业经营效率的指标,反映了在考虑营业成本的情况下,企业管理者通过经营获取利润的能力。其实运营利润率是企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,说白了企业赚钱的能力,不是规模哦,是能力。

不过华为已经在本土硬件企业里运营利润率算是佼佼者了,看看联想的运营利润率,除中国区外,其他地区经常不到3%,所以整个集团的运营利润率是低于5%的,这意味着联想把投资放到余额宝都比自己去干还赚钱,那还要杨元庆干什么?

其他企业的运营利润率就更低了,因为在中国很多企业奉行的“以规模取胜”的理念,哪怕一个手机挣一块钱也要做,我规模上去了,一年做1000万手机就挣了1000万,其实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的模式,对企业的后续发展非常不利。任正非早就洞察到了这点。 我在硅谷采访的时候,曾经就此和凌力尔特(Linear)联合创始人兼CTO Robert Dobkin交流过这个模式,他直接就说这不是健康的商业模式见原文:http://www.eetrend.com/interview/100039535 那凌力尔特的运营利润率是多少?我查了下是43%!

我们看到苹果iphone的运营利润率高达40% ,三星的也有超过20%以上,在汽车厂商中,宝马的运营利润率排第一,是10%左右。

目前,华为已经超越了爱立信成为无线通信设备老大,任正非正是看到了未来潜在的风险,当带头大哥意味着你要比别人更大的投入,如果自己的盈利能力不强,则会带来一些列问题。其实公司和公司的较量就是盈利能力的较量,当年诺基亚取代摩托罗拉成为手机老大,其运营利润率位16%,而摩托在10%以下, 运营利润率低意味着难有好的现金流,没有现金流,就难有后续的研发和抗风险能力,任老爷子担心的正是这个。

华为已经有十几万人的规模,如此大的规模下,如果遭遇市场的低迷,盈利能力一旦下降,将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。所以这才是华为最大的危机,那些什么人才问题、上市问题、接班人问题都是次要的,怪不得老爷子一直强调聚焦聚焦。散焦肯定会影响华为的盈利问题。

所以,华为人要思考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,如IT老记冀勇庆在其《别了,任正非的讲话》中所说:“摆在任正非面前的是一个很现实、也注定会困扰他余生的问题:华为不能停止高速增长,因为只有高速增长才会有高激励;华为却已经不能再高速增长,因为华为所处的行业已经步入了衰退期。”

所以,任正非在今年4月的一次关于手机的讲话中怒了,他说:“你们说要做世界第二,我很高兴。为什么呢?苹果年利润500亿美金,三星年利润400亿美金,你们每年若是能交给我300亿美金利润,我就承认你们是世界第三。你们又说电商要卖2000万部手机,纯利润是1亿美金,一个手机赚30元,这算什么高科技、高水平?若果以己之长比人之短,我们中任何人都可能是奥运会所有科目的世界冠军,只要限定别的运动员只能是1周岁以下。”----《任正非:华为手机总是追新不追求可靠 存在很多问题》2014年4月

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者谓我何求?

2007年1月,任正非的一篇《华为的冬天》让世人领教了他的高瞻远瞩,现在,我最不希望的是有什么事实验证他的忧虑。

  • 打印
  • 关闭